單人訪

破格 周啟生

有些人天生惹是非。
周啟生今年五十二,挾着顧嘉煇高徒之名,縱橫樂壇三十年。
娛樂圈是個是非之地,周啟生歷年的大熱作品〈淺草妖姬〉、〈天長地久〉,反而不及抄襲官非、租霸風波、叔姪反目來得耳熟能詳。
今日,他要打破宿命,在樂壇再馳騁。
揮慧劍將稜角削平,披上嬉笑怒駡的盔甲,改裝上陣。
昔日沉醉電子、爵士、古典音樂的他, 5月 11及 12日兩天,與專教藝人歌唱的胞姊周小君來個破天荒,於九展舉行流行曲音樂會。而周啟生最新灌錄的新碟, 8首全是國語流行曲,看得出他融入商業樂壇的決心。
踏出這一步,就如從伊甸園墮落凡間,很多東西要重新適應。周啟生百分百作戰狀態,就連與傳媒築起多年的圍牆也推倒。
他自誇是個好廚子,日日親自下廚,五餸一湯難不倒他。廚藝練得爐火純青,音樂亦有如「庖丁解牛」,儘管今日劏的並非日本和牛,但憑鬼才刀法,搞清紋理,他深信本地肥牛也能上大枱。

 

周啟生對音樂那團火,自言從未熄滅,他說現在仍每日堅持練琴 6至 8小時,風雨不改。過去的音樂生涯,他一直歌隨心走,偏愛玩電子、爵士及古典音樂,惟今次捨棄曲高和寡,重返主流通俗。
「從小甚麼類型音樂我都鍾意,不過自己最愛搖滾,每日一睜開眼就會攞住結他 wow wow wow,夜晚會聽 Jazz。一生人只出過四張唱片,四十多首歌中, hit咗一半,好似〈淺草妖姬〉、〈躲藏的眼睛〉……
「而作俾李克勤的〈回首〉、譚詠麟的〈愛的根源〉等流行曲,我都好鍾意,但一到表演,我就好偏心,會丟低這些好聽的歌。有一日我突然問自己,點解你自己的作品,從未公開表演過?所以今次捉埋小君,搞個百分百香港仔流行曲演唱會,玩番主流。其實都冇衝突,好似打功夫,以前學西洋拳,依家打詠春。」玩甚麼音樂不打緊,最重要是跨得過心理關口,抓得緊做下去的理由。


以往,周啟生曾與香港管弦樂團、中樂團合作演唱會,今次卻找來一班 band友如葉世榮、夏韶聲玩流行曲,頗新鮮! 

周啟生(左)當年與溫拿私交甚篤,他亦多次替阿倫作曲如〈情人〉、〈午夜儷人〉等。 

周啟生(右一)初出道時,因嗓子似許冠傑而被人注意,今次演唱會,他亦會翻唱阿 Sam的〈世事如棋〉。

惺惺相惜

除了姐姐小君,周啟生戮力邀請有分量嘉賓。如夏韶聲、任達華、更有「宇宙最強」甄子丹。
談到夏韶聲,周啟生兩眼放光︰「我叫佢坤叔(夏韶聲原名吳志坤),中學時已認識。我在酒店彈琴,他當時是職業鼓手,彼此一見如故。我們平時好少見,但每次見到都會相視而笑問︰『點呀?呢排。』之前打電話給坤叔,他說︰『第二個叫我要諗,阿生你叫到,我一定到,俾個日期我。』他就是如此快人快語。
「我好崇拜任達華,希望請到他來。他是我偶像,第一次見他是 1979年吉隆坡一個登台騷,他唱〈倚天屠龍記〉,我心目中最靚仔是他。至於甄子丹,年青時我們同一個健身室健身,大家都迷打拳,見面會點頭打招呼。他除咗功夫勁,跳舞唱歌都得,他當年在亞視唱〈精武英雄〉,都是我做監製。總之,在武打界音樂最叻是他,而樂壇最好打嗰個是我!」
新一代歌手,周啟生最欣賞 G.E.M.(鄧紫棋)及林一峰,談到甄妮早前狠評 G.E.M.「唔同前輩打招呼」,他說︰「甄妮是前輩,絕對有權批評,就算她鬧我,我都只能夠耷低頭。好像師傅顧嘉煇每次鬧我,我都覺得他袋錢入我袋。而我們做前輩的,要扶持後輩,不是踩。」
周啟生說,做音樂也要學做人,他當年因為不懂與人溝通,錯失了很多機會。
「啲人成日話我火爆,其實只是一個傻佬掛住做自己嘢。三十歲前,我講嘢唔望人,或者因為咁得罪好多人。你知唔知,《殭屍先生》第一集錢小豪個角色本來搵我先,男主角都是叫阿生,是為我度身訂做……我當年應該拍的,我又鍾意打功夫、又鍾意搞笑……當年還有人搵我拍三級片㖭,可能貪我靚仔兼邪邪哋!」

三次婚姻

周啟生結過三次婚,三個老婆各有一個子女,子女的名字也見證着他的轉變。
二十歲與前無綫藝員盧影瑂結婚,誕下大仔,取名周樂,四年後離婚,自此與兒子不相往來廿年。少不更事,生活就只有音樂的他,婚姻也在懵懵懂懂中斷送。
三十歲出頭,周啟生與 90年落選港姐梁晶瑩,誕下二子周爵,此情維持十六年,最後離婚收場。周爵的「爵」,代表他堅持沉醉的爵士樂。
10年,周啟生跟相識幾個月的現任太太大提琴手司徒靄杰,在外地秘密註冊,翌年誕下細女周晴。女兒出生,也見證着兩人愛情,令他走出離婚陰霾,步向雨後陽光。
兩次婚姻失敗,他學會了情盡要斬纜︰「過去就讓它過去。好彩冇咗!因為將來有更好的等着你。如果兩個人發現有唔妥,除非第二朝好番,否則一秒都不要拖,若寄望遲些變好,是沒有可能的。」
06年與第二任妻子梁晶瑩離婚,周啟生自爆是人生中最難捱的日子,連續過了兩個冷清的情人節。那時他身邊有女人,但不是他想要的,直至遇到現任妻子。
他說︰「 25年以來從未試過單身,係就係有好多女人埋身,但依然好寂寞,那陣子我可謂傷盡萬千少女心,有一天我對鏡撫心自問︰『愛情係咩?』還想過做和尚。直至遇到現任太太,我們因四川的籌款騷認識,感情發展得很快,幾個星期已很愛她。我當時惟有急急斬斷身邊的桃花,現在太太還不時暗寸我︰『你就應接不暇啦!』」


周啟生大仔周樂現年三十, 10年兩父子冰釋前嫌,同年周啟生更安排兒子為迷你個唱表演。他對於大兒子歉疚:「若當年識得與前妻保持溝通,會處理得好啲。」《蘋果日報》圖片 

當年梁晶瑩被指「最低分港姐」,周啟生曾護妻說:「佢靚過同屆袁詠儀。」《蘋果日報》圖片 

周爵今年 12歲,因為有學習障礙,周啟生不想他學太多語言,兩父子日常以英語溝通。《壹週刊》圖片 

周啟生的細女周晴,只得兩歲。女兒剛出生時,周更親自出馬與一眾師奶搶日本奶粉,非常廿四孝老竇。《蘋果日報》圖片 

馬騮理論

周啟生有一套馬騮論︰「男人要瘦,女人要肥。有個生物學家用了兩隻馬騮做實驗,一隻天天食得飽,一隻卻日日餓過飢。三個月後,生物學家同兩隻馬騮體檢,發現前者比後者機能衰老。所以我從來唔俾飽飯自己食,我的食量只是兒子的四分一,太太亦投訴我煮得一手好餸,全部佢食晒!」
陰謀論詮釋,周啟生比現任妻子大廿載,他日日跑步健身,食得少, keep住 135磅,相反谷肥家中少妻。此消彼長,十年八載,彼此身體機能便愈拉愈近。
他強調與現任妻子沒代溝︰「我們好夾!我份人性急,相反她生活節奏較慢,正好互補長短,但偶然我慢下來,她又會踢我一腳。我要很多空間做音樂,邊個嘈我都會嬲,依家太太就遷就到我,而且她亦是音樂出身,這方面給予我很多意見,最多謝是她包容我個頑皮仔。」
錯失了大兒子周樂的童年,周啟生第二次離婚時,主動爭取兒子周爵撫養權。他說︰「她(前妻梁晶瑩)沒有跟我爭個仔,這兩年連個仔都冇見,我戥個仔慘,既然阿媽唔要,我做老竇會 150%愛他。我是個悶人,夜店不會見到我,每日只會與兒子齊跑步,煮飯給他吃,接送他上學,他性格好像我,很自我,大部分時間做自己嘢,畫一幅畫會栽個頭下去幾小時。」
周啟生很感恩,現任太太與兒子相處很好,令周爵被愛包圍下成長︰「個仔好易滿足,只要有人錫,有間大一點的屋讓他跑來跑去就開心,他脾氣好,很少忟憎。現在他當正個妹好似貓仔咁玩。」


周氏 5月的姊弟騷《小生×小君 Love& Live演唱會》,顧名思義是 sell生活化情歌,而憑着小君的面子,林子祥及梁詠琪亦答應做個唱嘉賓。 

02年,周啟生與旗下歌手兼姪兒周永恒鬧翻解約,近年已化干戈為玉帛。去年,周永恒陪老婆產檢遭打尖男子打傷,周啟生亦幫口:「邊個咁無良?」《蘋果日報》圖片 

兩個死穴

周啟生有兩個死穴,一個是大仔周樂,另一個是姪兒周永恒。稍為觸碰,周啟生即硬晒軚,慣常用「現在很好」來輕輕帶過。
畢竟當年與前妻年少誕下周樂,兩人離婚後,兩父子失去聯絡廿年。而他一手提攜帶入行的姪兒周永恒, 02年因為錢銀轇轕,兩人隔空謾罵。
談到大仔,周啟生避重就輕︰「他現在都是做音樂,會搵我過兩招,佢有目的㗎!他鍾意怎樣就怎樣,做老竇不要教仔,惟有叫班世叔伯睇住,好似世榮(葉世榮)咁。」
問到當年對周永恒是否愛之深,責之切。他說︰「成日話我嚴,其實我邊度嚴!我對人不強求,『宇宙最強』怎會要求身邊的人跟他一樣強,我只是律己嚴。話我嚴,只是令他們的懶惰好過點。
「唉吔,不要說他啦!我們現在關係好好,那些是是非非拜託不要再提,之前都跟他合作過,他住到天水圍那麼遠,我們好少見!」


周啟生的父親周吉,是粵語片時代藝人,他們一家小時候住在蘇屋邨,周母英文了得,愛聽 Elton John,周氏姊弟的音樂細胞是自小培養的。 

周氏兩姊弟年青時眉清目秀,一副明星相。 

姊弟情深

周啟生口中,姊姊小君「好 hea!不喜歡出風頭,個性死板。」而小君反嘲細佬︰「他很多爛 gag。」
周小君亦承認,她沒有細佬的野心︰「他真的很勤力,很少音樂人可以涉獵咁多瓣,由 classic、 musical、 Jazz到 pop,他全部精通。而我,只要做到跟音樂有關的,就好滿足,好似教唱歌及做和音,都給予我很大成功感。」
除了古天樂、楊千嬅及梁詠琪,原來粵劇紅伶陳寶珠都是她的學生︰「寶珠姐好 friendly!初時教她唱歌我都戰戰兢兢,後來教她運氣,她都讚個方法好,我才放下心頭大石。」
周啟生坦言與姊姊性格迥異,唔啱 key,只有一齊玩音樂至「唔出事」︰「我們很小已經一齊玩音樂,屋企開過幾百場騷,十二歲已作過首〈微妙的三角〉給她。同小君不可以多說話,會嗌交,因為是屋企人,她批評我的音樂時,言辭從不修飾。雖然平日講話不多,但我人生最低潮時也是她陪我一齊度過。而這個女強人,跌得最應那次,也是我幫她,我們兩姊弟就是這樣相處。」至於具體是甚麼事,他說這是兩人之間的秘密。

撇女心法


為了顯示自己是「宇宙最強」的音樂人,周啟生穿背心拍照前,似是而非說:「等我做番二百下掌上壓先!」筆者不懷好意:「咁要幫你數一數嘞!」最後周啟生也做了九十幾下,不足半數,但都值得拍爛手掌。 

鏡頭後,周啟生會突然周星馳上身。只見他 chok爆,自信滿滿向攝影師們傳授撇女絕招︰「星爺喺電影《行運一條龍》中,同朱茵講嗰句︰『留番啲回憶得唔得?』好掂,啲女就算同你分手都會一世記住你!嗱!撇女至高境界,就是當你與舊情人在夜店相遇,輕輕錫吓對方塊面,然後情深咁拋下一句︰『 take care』。」
筆者扯他後腿︰「你又話自己唔去夜店嘅!」
周啟生尷尬一笑,辯稱︰「呢招我朋友教嘅。」
哦!明白,「朋友」或「朋友的朋友」,總是這個時候出場。
周啟生續說︰「好多時我講笑,啲人都以為我講真,我認真時,又有人以為我玩嘢,好似向現任太太求婚,佢都問我究竟講真定講假?」
真作假時假亦真,用在人際關係上,永遠奏效,尤其兩性關係,因為別人永遠摸不清你的底牌,進可以攻,退可以守。
周啟生天生音樂鬼才,口才也不賴,最難得是那份鬥心及膽量,步入五十二歲之年,娶一個比自己年輕廿載的嬌妻,更旋風式地「搞出人命」,公告天下自己有心有力。今日他放下身段重踏流行曲市場,與陳奕迅、 G.E.M.爭飯碗,連 5月演唱會最貴票價($880),亦拍得住同期的人氣台灣樂隊「五月天」($980),唔到你唔服!

下期預告:老外你好嘢

 


撰文:祖李
攝影:陳偉強
協力:李梓軒、盧芷斌
錄影:湯文峯
場地: MAKE UP FOREVER ACADEMY
化妝: Josephine Yu
髮型: Christine Lin

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