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小丹省長曰:「個別香港媒體,挑撥(粵港)兩地關係,居心叵測。」就不是我啦!《豪語錄》仇視蝗蟲,卻敬重自強不息。眼前的蔣文端,廣東省政協;二十年前,她以華南理工來港勤工儉學,未發明「優才」這風光字眼,某TVB高層告訴我:「其實係廉價外勞。」


那些年香港目中無人,內地佳麗南下碰機會,選美有之,搵老細有之,成功者寥寥,但大部分磨爛蓆,至不濟做過埠新娘謀個居留權,蔣的同學中便有案例。唯獨蔣本人,不做蝗蟲,交換期滿「自願遣返」廣州,繼續扒逆水練習戲曲。擇善固執的結果:時移勢易,陳寶珠開鑼,坦言欠缺足本經驗,香港粵劇式微,蔣花旦倒紅遍珠三角,聞戰鼓思良將,蔣文端便以優才之姿態襄助同胞。可堪回首,張智霖版《射鵰英雄傳》裡,黎耀祥飾周伯通,蔣文端飾瑛姑,一對青春少艾屈就甘草老角,卻同在二十年後反勝發熱發亮,何等勵志。蔣文端說:「一早睇好祥仔,功夫不負有心人。要長青,男仔比較容易。」言下之意,她更加mission impossible,首席花旦笑了:「我是未掛正印,先演『青衣』。」

清水灣富士康
粵劇講究師承,《維基百科》載蔣文端受羅家寶嫡傳,她更正道:「那是港式師徒制;我八四年入廣州粵劇學校,十五歲,已經算大,有很多教員,畢業獲分配到蝦哥(羅家寶)那團,無話師承哪位的。」這是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的分別:四九年後,選擇香港的,經歷鑼鼓喧天,但難逃市場淘汰走向夕陽;留在內地,在計劃經濟蔭庇下,為政治服務,文革時受衝擊,卻不絕如縷。在蔣文端看來,自然是社會主義優越性。「學校制有多方面課程;入室弟子則像鑄模澆出來,觀眾只會讚你似唔似師父。」九三年,蔣文端已身為職業團員,受介紹入華南理工,三個月後,幾個女仔即送往無綫實習兩年,讀少做多,分明廉價外勞的算盤。「粵劇與影視都屬文藝範疇,趁後生試吓,那時我們廣東真係要學香港。」薪酬之低就不用提,住邵氏宿舍,「否則交租也成問題。生活好簡樸,無地方亦無錢去,日日夜夜拍劇。間中TVB同事約收工消夜,唔使夾份,因為明知我們人工不多——算唔算歧視?無話歧視嘅。「有人問我屋企是不是做官,否則怎落到嚟?同學中,小燕和張延選美出身,最威有個話劇院長的女兒,由於太辛苦,反而沒黑幕。」

To be or not to be
更絕望者,她們印上賞味期限,功不功成都要身退,注定不會被力捧。蔣文端演遍《皇庭》的犯人、《刑偵》的死者,唯一噏得出名堂叫瑛姑,老角。可憐未老頭先白 ——金庸《射鵰英雄傳•第廿九回》這是瑛姑寫給one night stand老頑童的情書句子,意境清高,落在當事人可不好玩。「所以我和祥仔(黎耀祥飾周伯通)互相勉勵,經驗要靠積累。用粵劇角度看,未算正印,先演青衣老旦,係正常。」外勞期滿,同學張延嫁給圈中人張錦程。「要留下來一定得嘅……」蔣文端厚道欲言又止,的確,自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捷徑。去留之際,彷彿伶人們宿命抉擇。前輩如舊馬師曾、紅線女回歸祖國,文革時受罰掃街示眾;來到蔣這一代,是虛榮與理想二揀一,對未知的改革開放前途買鋪大細。「我父母都是樂師,談不上家學淵博,但自幼教我要安分守己,人離鄉賤,如果會紅,貢獻給國家豈非更好?「我量力而為,還是自覺粵劇適合些。香港影視有太多說不準因素,什麼形像啦,有沒有camera face、身材、觀眾緣、夠不夠花邊新聞,山頭又多。「粵劇比較公平,無得埋怨運氣,功夫不負有心人,你肯落心機,總會有收穫。樣貌不夠靚,可以苦練唱腔;聲線天生不甜,可以憑功架打出頭。台上見真章。」蔣文端清心直說,任白太成功了,連帶香港至今獨沽才子佳人一味,南派武場幾近失傳。她首本戲《白蛇傳》,一幕《盜仙草》踢槍功夫技驚四座。 ——我想起本地那位「穆桂英」,踢槍跌到一地都係……

殊途同歸
蔣文端以國家一級演員、梅花獎得主晉身廣東省政協,不忘反將彼岸一軍:「如果留在香港,十幾年來會被寫不少緋聞吧?點解你哋報紙雜誌咁唔平衡?謝霆鋒張栢芝離婚咁大篇幅,我們正正經經演出就細細格報導。」我答:「你也有緋聞。」內地網頁揭發:蔣文端疑似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的秘密情人。「清者自清,我已經做到乜嘢都無講多句啦!丈夫是生意人,兩個孩子十幾歲了,朋友問為什麼不送香港讀書,我話廣州已夠好。」

No close up
端姐綽號「靚女花旦」,說來吊詭,花旦豈不理應漂亮嗎?等如形容「醜陋的政客」,多此一舉。「是我比較平均,比較『受妝』啫。」絃外之音其實是:大部分靚女都跑去拍影視了,粵劇,即使在內地,也有點不合時宜,靚女買少見少,足以大書一筆。「不可能永遠國家補替,要開始民企化。」靚女,也有賞味期限,四十三歲…… 「所以我話功夫不負有心人,戲曲可以靠身段、做手去演活年輕角色。」所以,蔣文端能與auntie輩的陳寶珠合譜《紅樓夢》青葱戀曲,藝術境界,原該打破性別和年齡,否則何不搵靚模演?端姐自嘲:「舞台魔力,在於它沒有大特寫鏡頭呀。」

瓦努阿圖以外
蔣政協曰:「粵港一向和睦,係近排搶奶粉搶床位啫。」
不然,即使雙非嬰這勾當,其實香港小姐冠軍也在做,闖關美利堅,五十步笑百步,條件許可的話,楊思琦「法國雙非人」都願呀!
一連三晚澳門演出,為遷就今次訪問,「劇團先回去了,等會我自己坐車過關。」政協代表,拱北關閘當有其禮遇通道。
所以,最後一條問題我結果沒開口——考不考慮優才計劃移民?你話呢。 ####


粵劇比較公平,無得埋怨運氣。


九五年,實習期間,與張兆輝拍《情濃大地》。


擅演四大美人,尾場《昭君出塞》,有此角色的泰山北斗紅線女(右一)來打氣,旁為陳紹基。


舞台魔力,在於它沒有大特寫鏡頭呀。


寶珠姐是賈寶玉,蔣文端是林黛玉,不同背景,多重時空的mix & match。



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